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看哥追书 > 历史 > 庭院深深 > 第一部 废墟之魂_3

庭院深深 第一部 废墟之魂_3

作者:琼瑶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3-05 15:29:53 来源:www.dingdiann.com

3

门上有轻微的剥啄之声。

“进来!”方丝萦喊,从书桌上抬起头来。

房门推开了,柏亭亭背着书包走进屋里,反身关好了房门,她对方丝萦送来一个甜甜的微笑,轻声:“我来了,老师。”

“好,坐下吧,亭亭。”方丝萦把藤椅推到她面前,让她坐好,然后审视着她,微笑地说,“你知不知道,补了一个礼拜的课,你已经进步很多了?可见你平常不是做不好,只是不肯做,不肯用心而已。”

柏亭亭垂下睫毛,轻轻地叹了口气。

“瞧!又叹气了,”方丝萦好笑地说,“跟谁学的?这么爱叹气!你爸爸吗?”

“爸爸——啊!”那孩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从书包里抽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方丝萦,说,“差点忘了,爸爸要我把这个给你。”

“是什么?”方丝萦狐疑地接过信封,打开来,里面是一沓一百元一张的钞票,数了数,刚好十张。方丝萦的微笑消失了,看着柏亭亭,她说:“这是做什么?”

“爸爸说,不能让你白白帮我补习,这是一点小意思,算是补习费。”

“补习费?”方丝萦哑然失笑,把钞票装回信封里,她交还给柏亭亭,说,“拿去还给你爸爸,知道吗?告诉你爸爸,方老师给你补习,不是为了补习费,方老师也不缺钱用,有了这个,反而不自然了,懂吗?拿回去吧!”

“可是——”柏亭亭急急地说,“爸爸要我给你,拿回去,爸爸会生气。”

方丝萦愣了愣。

“你爸爸——”她犹豫地说,“常常跟你生气吗?”

“不,不是的!”那孩子用有力的声音喊着说,“爸爸从不跟我生气,从不!他爱我,你知道吗?”她喘口气,凝视着方丝萦,然后,她忽然换了语气,用一种软软的、温柔的、孩子气的语调说,“昨天是我的生日。”

“是吗?”方丝萦又愣了愣,她不知道这孩子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是的,我自己都忘了。”那孩子睁大了眼睛望着她,那对眼睛好坦白,好天真,“一直到放学回家以后,我看到餐厅里放着一个三层的大蛋糕,满房间都是蜡烛和花,我吓呆了,爸爸才把我举起来,说:‘生日快乐,我的小东西!’”那孩子又叹口气,显得无限的满足和喜悦,“爸爸总是叫我小东西,我想,那是因为他眼睛看不见了,不知道我长得多高了的原因。后来,妈妈把一个好漂亮的,扎着红色绸结的盒子放在我怀里,你猜!方老师,”那孩子的眼睛兴奋地发着光,“里面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方丝萦听得出神了。

“一个大洋娃娃!”那孩子喘着气说,“有好长好长的、金色的头发,有会睁会闭的眼睛,还有白颜色、空纱的大裙子,噢,老师,你不知道那有多美,下次我带来给你看,好吗?那是我妈妈自己到台北去买的,她知道我最喜欢洋娃娃,从小,她就给我买好多洋娃娃,各种各样的。我有一个柜子,专门放洋娃娃,每个洋娃娃我都给她取了名字。有个黑娃娃我就叫她小黑炭,有个丑娃娃我就叫她小丑,你猜我给这个新的娃娃取名字叫什么?”

“叫什么?”

“金鬈儿。这名字好吗?如果你看到她那一头的金鬈儿和她那个小翘鼻子!”

“名字取得很好,”方丝萦说,怔怔地望着面前这张充满了稚气的脸庞,在这一刻,这张脸完全是孩子气的,找不着一丝一毫她最初在这孩子脸上看到的那份成人的忧郁了,“你有这么多洋娃娃,你妈妈为什么还送你洋娃娃呢?”

“怎么!”那孩子的浓眉抬得高高的,“洋娃娃不能只有一个的,她们会闷呀!当然越多越好,这样,她们可以一块儿玩,一块儿吃,一块儿睡,就不会闷了。”

方丝萦怜惜地看着柏亭亭,这是独生孩子的苦恼!

“你平常很闷吗?亭亭?”她轻柔地问。

“哦,不!”那孩子立刻回答,“我不会闷。妈妈总是陪着我,早上,她帮我梳头,扎小辫子,虽然亚珠也可以帮我梳,但是妈妈怕她弄痛我,然后陪我吃早饭,看着我走出大门去上学,晚上她陪我做功课,照顾我上床,我睡了,她还在床边为我唱催眠曲……哦,”她的眼睛陶醉地望向窗外,幸福的光彩把那张小脸烧得发亮,“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噢,”方丝萦定了定神,说,“有这样的好妈妈是你的幸福。好了,我们不谈你妈妈了,拿出你的算术书来吧!”

“唉!”柏亭亭叹了一声,无限依恋地把眼光从窗外收回来,恳求似的看着方丝萦,说,“一定要拿出书来吗?你不喜欢听我说话?”

“哦,我喜欢,亭亭。”方丝萦急忙说,把那孩子的两只手抓在自己的手里,“可是,亭亭,功课也是很重要……”她忽然止住了,瞪视着柏亭亭的双手,她受惊地、激动地大声喊,“亭亭!”

柏亭亭猛地吃了一惊,迅速地,她想把自己的两只手抽回来,但是,方丝萦已经紧紧地抓住了这双手,不容她再逃走了。

“亭亭!”方丝萦喘着气,“怎么弄的?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在那双小手上,遍是青紫的淤血和伤痕,手心、手背、手腕上都有,而且都一条条地肿了起来,显然是由于某种戒尺类的东西打击而成的。现在,因为方丝萦的紧握,那孩子已经痛得不住向肚子里吸气,但是,她忍耐着,用最勇敢的眸子直瞧着方丝萦,她清晰地说:

“我——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方丝萦嚷着,激动得不能自已,“摔跤能造成这样的伤痕吗?亭亭,你最好对我说实话,要是你再不说实话的话,我就带你去找你父亲,我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老师!”那孩子受惊了,恐慌了,她拉住了方丝萦,紧张而哀求地喊,“不要!老师!不要告诉我爸爸!求你!老师,你千万不要!”

“但是,你是怎么弄的?你说,你告诉我!”方丝萦抓住那孩子的肩膀,摇撼着她,“有人打你吗?有人欺侮你吗?说呀!”

“老师!”那孩子崩溃了,所有的伪装一刹那间离开了她,她凄楚地喊了一声,眼泪迅速地涌进了眼眶里。她的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小小的身子抖动得像寒风中的落叶。她的声音恳求地、悲哀地喊着:“求你不要问吧!老师,求求你不要问吧!求求你!”

“走!”方丝萦站起身来,一把拉住那孩子,“我们到你家里去,我要找你父母谈!”

“不要!”那孩子哭喊着,抱住了方丝萦,把她那泪痕狼藉的小脸紧倚在方丝萦的怀里,哭泣着,抽噎着说,“别告诉爸爸,求你!好老师,求求你!爸爸不知道,爸爸什么都不知道,他瞎了,他看不见!你别告诉他,他会很生气,他会受不了,医生说过他不能生气,你知道吗?老师!求求你别让他知道。妈妈这样做,就是为了要气他……哦,老师!”她把头紧埋在方丝萦怀中,泣不成声。

方丝萦的心脏痉挛了起来。

“你是说……你是说……”她的呼吸急促,“这是你母亲弄的?她打你?”她困难地、不信任地问。

“噢,老师,你一定不告诉爸爸吧!你一定不告诉他!好吗?老师!”那孩子继续哭泣着,哀求着。

“哦,亭亭。”方丝萦咽了口口水,闭了一下眼睛,她必须先平定一下自己。用手托起柏亭亭的下巴,她审视着那张满是泪痕的、瘦弱的、憔悴的脸孔。谁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孩子,她身心上到底有多大的重负!“你对我说实话,我答应你,不告诉你爸爸。”她说,“是谁打你?你母亲吗?”

那孩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方丝萦的心脏一阵绞痛,她紧闭了一下眼睛,把头转开去,半晌,她才回过头来,眼里已漾满了泪。

“可是,你刚刚还说你母亲很爱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老师!”那孩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方丝萦,带着浓重的、乞谅的意味。

“都是你编造出来的,是吗?”

柏亭亭再点了点头。

“生日呢?”方丝萦追问,“也都是你编造出来的,是吗?昨天根本不是你的生日,是吗?”

那孩子惭愧地低垂了头。

“为什么编造出这些事来?”

那孩子默然不语。

“为什么?”

柏亭亭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不要你认为妈妈不爱我。”她的声音低得像耳语,“我怕你会告诉爸爸。”

“你母亲常打你吗?为什么?”

那孩子扬起睫毛来,一对泪汪汪的眸子里带着成人的忧郁,一刹那间,这张小脸就不再是天真和稚气的了。这是张懂事的、颖慧的、成熟的脸孔。

“你一定知道,那不是我的真妈妈。”她幽幽地说,声音恢复了平静,没有埋怨,也没有仇恨,“我不能要求她像真妈妈一样爱我,是不是?而且,爸爸对她不好,她生气,就拿我出气,她要用我来气爸爸。”她摇摇头,用一种可爱的、忍让的神情看着方丝萦,“我不给她机会,我不让爸爸知道!你帮我保密,好吗?方老师!”

方丝萦的心被这孩子绞痛了,鼻子里好酸楚好酸楚。怎样一个孩子!大人们造了些什么孽,让这样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承担身心双方面的折磨!她审视着这个孩子,好长久好长久一段时间。然后,她把这孩子紧紧地揽在胸前,用手抚摩着她那柔软的头发,微带战栗地说:

“好,亭亭,我跟你约定,我不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爸。但是,你答应我一件事,以后永远不要对我撒谎,把一切事情都告诉我,好吗?”

“好。”

“再有,”方丝萦打了个冷战,“别去招惹你母亲,如果她再要打你,逃开吧!亭亭,逃得远远的,逃到我这儿来吧!知道吗?傻孩子!别让她再碰你!别让她碰你一根手指头!知道吗?亭亭!”

那孩子抬起头来看着她,眼光里已充满了孺慕的依恋。孩子都是些敏感的小动物,他们知道谁真正疼爱自己。

“好的,老师。”她说,又犹豫地、慢吞吞地说,“你也别去找我妈妈,好吗?我妈妈并不坏,你知道,她只是心情不好,不能都怪她,你知道。有时候爸爸和她吵得很凶,他骂她,”她眼里闪着骄傲的光,“说她赶不上我亲妈妈的一根头发!啊,如果我的亲妈妈没死啊!”她深深地叹气,不再说了。

方丝萦眩惑地望着面前这个孩子,怎样一个家庭呢?她不愿去想。但是,怎样一个孩子啊!

“老师!”

柏亭亭推开了方丝萦的房门,走了进来,这是中午休息的时间。方丝萦正斜倚在床上冥想着。

“什么事?亭亭?”

“我爸爸请你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去吃晚饭,他要我放学之后就带你回去,好不好,老师?”

“吃晚饭。”方丝萦一愣,“有什么事吗?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不是,爸爸说,就是要请你来吃晚饭。”

“为什么呢?”方丝萦深思地微笑着,“你对你爸爸说了我些什么?”

“我就告诉爸爸,说你很喜欢我。爸爸问了我好多,我都告诉他了。”

“问了些什么呢?”

“他问你和不和气,脾气好不好,书教得好不好,还问你漂不漂亮。”

“你怎么说呢?”方丝萦微笑地问。

“我说,”那孩子走到床边来,亲昵地依偎着方丝萦,甜甜地微笑着,“我说,你是全世界最好、最温和、最漂亮的老师!”

“哦,”方丝萦不禁笑了起来,“你这孩子!”

“你去吧!好吗?”柏亭亭摇着方丝萦的胳膊,央求着,“你去吧,好吗?今天晚上妈妈也不在家。”

“你妈妈不在家?”方丝萦注意地问。

“她到台中去了,要过三天才回来。”

“她常常不在家吗?”

“是的。”

方丝萦沉思了片刻,然后,她点了点头,说:

“好的,我去。”

“好啊!”柏亭亭欢呼了一声,对方丝萦做了一个愉快而喜悦的表情,接着,就又忽然沉下了脸,小心翼翼地说,“你可不能泄露我们的秘密哟。”

“当然啦!”方丝萦说,“你放心吧!”

“好,那我放学后到教员休息室来找你!我们走回去就行了,只有几步路远。”

“我知道。”

那孩子笑了笑,显得十分兴奋。转过身子,她一溜烟地跑出去了。她跑出去之后好久,方丝萦还能感到她所留下的笑语之声,像银铃般在屋子里回响着:

“你是全世界最好,最温和,最漂亮的老师!”

她摇了摇头,从床上站起身来,走到梳妆台前面,镜子里出现一张深思的、略带忧郁的脸庞,那对眼睛是迷惑而困扰的。她审视着自己,然后,她慢慢地把长发挽在头顶上,梳成一个老式的发髻,再戴上眼镜,淡淡地抹上口红……她的手停在空中,对着镜子,她喃喃地、不安地、嘲弄地说:

“你这是在干什么?方丝萦?那是个瞎子!他根本看不见你啊!”甩开了口红,她沉坐在椅子里,陷进了颓然的沉思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